爱爱医会议

首页 会议预告 会议新闻 专家访谈 会议服务 精华课件 会议专题
时间 地点 学科

时间:

取消选择
取消选择
  • 全部城市:

您当前的位置:爱爱医会议频道 > 神经 > 缪中荣: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技术已逐步趋于成熟

缪中荣: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技术已逐步趋于成熟

时间:2012年09月03日来源:爱爱医会议频道

 ——访北京天坛医院介入科主任,卫生部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中青年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国际介入神经放射联合会高级会员缪中荣教授

    2012天坛国际脑血管病会议(TISC 2012)于6月28日~7月1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我们采访了本次TISC大会执行主席团的缪中荣教授。

    一、血管内介入技术应用于脑血管病的防治已有20多年的历史。我国脑血管病血管内介入技术经过多年发展,目前情况怎样?

    缪中荣教授:介入神经放射技术是由凌锋教授、吴中学教授、马廉亭教授等这些老师引入中国。目前,这一技术在我国取得了很好地推广和临床疗效。

    我国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如动脉瘤的栓塞、动静脉畸形的栓塞、动静脉瘘的栓塞,已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技术已相当成熟。

    缺血性脑血管病比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要晚10年,刚刚10年的历史,该技术应用有,血管狭窄的血管成形手术,脑梗死的急性期血管闭塞再通等,但是在这些方面还是缺少一些循证证据,这可能是将来要研究的重点。

    二、对于脑血管病血管内介入治疗,当前的研究热点是什么?

    缪中荣教授: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最近几年已发展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目前热点不多,技术已逐步趋于成熟。

    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现在仍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进行深入探讨。因为缺血性脑血管的介入治疗要比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晚10年。如动脉溶栓、颅内外支架的治疗仍然是国际上研究的热点。

    三、动脉粥样硬化性颅内外血管狭窄是造成脑血管病的最常见原因。请问近期在这个方面国内外有何新进展?

    缪中荣教授:国外近几年的颈动脉狭窄治疗取得了非常好的进步。比如,去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的 CREAST研究(颈动脉内膜剥脱术VS支架治疗的随机对照研究)显示,支架治疗与传统的颈动脉内膜剥脱术治疗颈动脉狭窄的疗效相同,其治疗风险一样。所 以,从此项研究可以得出结论:支架治疗可以代替颈动脉内膜剥脱术成为症状性颈动脉狭窄治疗的一项新技术。

    在椎动脉狭窄方面,目前研究的循证证据不是很多,这是下一步需要研究的工作。

    对于颅内动脉狭窄,去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的SAMPPRIS研究(颅内动脉狭窄的介入治疗VS规范的内科治疗的随机对照研究)对国际上颅内动 脉狭窄的治疗产生了很大的轰动。究竟目前是使用新的介入治疗好还是内科治疗好?此项研究表明,最佳的药物治疗比血管内治疗好。不过,该研究本身存在很多问 题,许多专家有很多的争议。下一步,可能要开展更多的临床研究来证实:是血管内治疗优于最佳的内科治疗,还是不需要进行血管内治疗而采用最佳的药物治疗就 能治疗颅内动脉狭窄。这也是今后几年要做的工作。

    四、急性缺血性卒中血管内再通问题是今年天坛会关注的一个热点。关于急性缺血性卒中血管内再通治疗,您能否将多年来您在临床实践中所积累的一些宝贵经验与我们介入医生分享一下?

    缪中荣教授:时间就是大脑。脑血管急性闭塞病人到医院的时间越短,血管开通的时间越早,病人的临床预后就越好。 目前,因为最近两三年内随着新的取栓材料的发明,大家对血管内急性开通的研究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今年公布了几项大的国际临床研究结果如SWIFT研究 显示,使用SOLITAIRE支架取栓的临床结果非常好,可使血管再通率达到80%以上。而且,因血管再通造成的症状性出血也降到了较低的水平。所以说, 机械取栓可能是今后血管内再通的一个新的发展方向。我国“十二五”攻关课题也设立了这样一个课题,其中一项就是急性期的血管内再通治疗,这是我们今后 3~5年需要开展的多中心的一项很大的工作。

    五、对于急性缺血性卒中血管内再通治疗,近期有哪些重要的进展值得我们医生关注?

    缪中荣教授:我们所要关注的几项主要临床研究,一是IMS-3研究(关于动静脉联合溶栓的多中心注册研究)。最 近在欧洲卒中大会上公布了其结果,该研究设计与我国“十五”科技计划的课题设计有点类似。另一项是SWIFT研究(比较2种取栓装置的随机对照研究),其 结论是支架取栓装置比其他的取栓装置有更好的临床疗效。

    六、基于20多年来脑血管病介入技术所取得的成就,及当前存在的一些问题,您认为今后数十年里脑血管病介入技术发展有哪些值得我们期待?

    缪中荣教授:脑血管病介入技术需要更多的循证医学证据,尤其是在缺血性脑血管病介入治疗这方面需要更多的循证医学证据。这可能是我们将来5~10年中要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比如,我们还要继续做颅内动脉狭窄介入治疗好还是药物治疗好的随机对照研究,将我们的课题设 计得更加完美,以便取得更好的循证医学证据。另外,对于急性期血管内再通治疗的研究,也是将来我们关注的热点。还有,椎动脉的狭窄,其血管内的治疗也是今后关注的一个热点。

欢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