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医会议

首页 会议预告 会议新闻 专家访谈 会议服务 精华课件 会议专题
时间 地点 学科

时间:

取消选择
取消选择
  • 全部城市:

您当前的位置:爱爱医会议频道 > 普外 > 陈敏华教授专访:推广肝癌射频消融微创治疗技术势在必行

陈敏华教授专访:推广肝癌射频消融微创治疗技术势在必行

时间:2012年09月03日来源:爱爱医会议频道

爱爱医:陈教授您好,我是爱爱医的记者,很荣幸能在第四届微创外科论坛上采访到您,首先能否请您谈一下您的参会感受,并请对本次微创外科论坛做一个评价,谢谢! 

陈教授: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这次会议讲课的目录和听了前面两位专家的发言,我觉得总体上给我一种感觉是这次会议都是请的实干家,讲的东西都非常实用,所以我觉得这个学习班办的好,底下听课的人也非常认真,这个学习班我也参加好几届了,学员也对这个学习班反应也都挺好的。现在的医学发展非常快,日新月异,中华医学杂志抓住这个特点,就是现在新技术的发展,他们把这些实干家请来,效果非常好,有时候有一些学习班呢,不得不请一些特别大的大佬讲,但都是一些理论的指导性的,这个学习班我觉得很好,讲课的都很有经验,讲的东西都非常实用,而且讲课老师备课也非常认真。我现在已经六十多了,我现在讲课的备课和我四五十岁那时候的备课来比的话,备课更丰富,就是特别想把心里的东西都说出来,比较实用,对大家帮助也比较大,所以我觉得这个学习班办的好。讲课的都是在本领域名列前茅的实干家。

爱爱医:从您的简历中我们得知,您一直致力于超声造影对肝硬化背景下肝癌早诊流程制定诊断标准及应用指南。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您在诊疗肝肿瘤方面疾病的经验,以便给我们临床医生做一些指导?

陈教授:我做的不仅是诊断,实际上这十几年我做的是诊断和治疗,是跨学科的交叉学科的,也就是说很好的利用影像这一新的技术来进行肝癌的早期诊断和对肝癌微创治疗的应用,在这个领域,我们国家在国际上也是名列前茅的。这是因为我们病人很多,我们需要这样的技术,我和我的团队这十几年都是在做这些事情。肝癌的早期诊断现在并不难,并不是解决不了的,而是可以解决的,因为有了很多新技术,像好的CTMRI等都是诊断率很高的,这都是价格比较贵,而且有放射线,好端端的一个人不回去CT的,而超声和超声造影就不一样了,它是微创和无创的,没有放射线。以前做B超发现肝里面有小的病灶,不能定性。

现在呢,两个办法,一个是造影剂往里一推,一下子就可以知道了。不仅可以知道小肝癌,而且可以知道癌前病变,所以说实际上在国际上我们都是一个突破,前年获得了北京市科技成果二等奖,而且去年应邀参加了世界上第一部相关诊断指南的制定,这也是我们中国对国际上这个领域发展的贡献,那么现在呢,还可以用这个超声造影看到肿瘤的浸润范围和生物学特征,所以对局部消融治疗是非常有用的,我们治疗的病人效果也比较好,活的时间长,比较大胆的去突破国际上定的一些规矩。我们现在有好办法了,就是有了这个金刚钻,敢揽这个瓷器活。所以最近我们也成立了像中华医学会继教部这个培训,这个培训呢,是打基础的,让大家去了解一些东西,那个呢,是某一点深入地去培训。这样可以使医生在某一项的应用上得到深化和提高,可以使很多肝癌患者提高生活质量。

爱爱医:在刚才您的谈话当中,我们了解到,有这样一个指南,您能否在此简单谈一下这个指南的相关内容?

陈教授:一共有两个指南,一个是超声造影对于肝癌诊断的指南,这个主要是通过注射造影剂之后观察在肝硬化的背景下,这个结节它在动脉期、门脉期、实质期和延迟期的表现,来判断她的良恶性,是否是一个癌前病变。这是一个非常有深度的研究,已经完成了,正等待通过。还有一个指南是我们用造影对肿瘤浸润范围和良恶性特点进行判断,指导我们进行局部消融治疗,我们也参加了这个指南的制定,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爱爱医:从刚才您在课堂上讲的一些内容,我们知道近年来肝癌射频消融微创治疗技术发展的步伐越来越快,这其中与您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能否请您谈一谈目前这项技术的应用情况?

陈教授:我这样比喻,如雨后春笋般的,我们每个礼拜都去全国各地讲课、推广技术或做手术,根本没有空歇息,就是因为大家都很希望,都想开展,都希望有一个专家支持,不仅是我,我们团队大家都很忙。

爱爱医:您能否就肝癌射频消融微创治疗技术发展前景做一下展望?

陈教授;好极了,这个实际上是这样的,这项技术治疗诊断,我可以用几句话来讲就是价廉,首先是价格便宜,然后呢非常实用,非常的有效,容易推广,需要推广。中国大量的肝癌肝炎的病人,几百万的肝硬化病人,需要这种方法。我曾经谈到,下半年计划,我想辞掉我现在的工作,带着志愿者,到高发区,到农村去,这项技术可以推广,在我们中国,肝硬化肝炎病人在农村非常多,大多是四五十岁的年轻人。有的三十多岁就得了肝癌,上有老下有小,这个家庭就毁掉了,真是砸锅卖房子为他看病。如果方法不对,或过度治疗,或给病人采取了不恰当的治疗,效果并不好,钱都花掉了所以病人常常造成人财两空。我们要推广这些无创或微创的早诊和消融治疗,让病人获利,造福于中国几十万的肝癌患者。

爱爱医:我曾经看过一篇关于您的报道,这篇报道的题目叫做一辈子干两辈子的事情,从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您是在学生、同道还有患者的心目中,都是非常受推崇的,想让您谈一谈对于新一代年轻医生的希望。

陈教授: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也是很努力,现在的医患关系不好,大环境不好,他们常常不敢冒险。在我们这一代的时候,我起码有十项技术是冒险做的,比如胰腺癌的后腹膜神经丛封闭阻滞,比方说对于肝癌的穿刺活检,在国内我是最早做的。也是说有很多新技术如果放到今天来看,很可能就是要被人起诉的。然而它闯开了一条新的路,所以大环境呢要给他们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小环境呢,我觉得现在的医生压力非常大,我很难用要求自己的那个来要求他们,这么说吧,他们压力很大,比方说现在肿瘤病人发病率这么高,我们的病人特别多,我在想当初工作的时候,我一天做二十个病人不得了,现在他们一天要做四十个病人,这个是非常不正常的一种情况,而且呢,我觉得病人现在看病的环境不好。没法像要求我们一样要求他们。医改需要深化,这个深化需要国家对病人的关爱。为医生创造更好的条件。使他们有更的科研和医疗环境,需要国家更多的投资,在这儿我也呼吁,我曾经年轻时发放到西北,三十岁快要到四十岁时才熟悉自己的业务,对于失去的时间,在西北呆了七年,又留学两年,所以觉得做业务的时间太短了,要做的事情很多。我想到哪儿说到哪儿。谢谢

欢迎发表评论: